• 我要投稿  加入收藏
内容详情

在结婚典礼上说分手

时间:2015-06-10 05:07:16  作者:随汝  来源:华报  查看:398  评论:0
导读: 受访人:Marian,女,30岁,北方人,来加5年 准新娘的幸福感无任何事物可以取代,既为人妻的紧张,和相爱的人共渡一生的甜蜜,亲朋真心的祝福,本应是件万般美好的事情。但是没有爱,准新郎没爱,准新娘的悲哀又有谁来化解。无人知晓的伤痛,然后做出了出人意料的..

受访人:Marian,女,30岁,北方人,来加5年
 
准新娘的幸福感无任何事物可以取代,既为人妻的紧张,和相爱的人共渡一生的甜蜜,亲朋真心的祝福,本应是件万般美好的事情。但是没有爱,准新郎没爱,准新娘的悲哀又有谁来化解。无人知晓的伤痛,然后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,在婚礼上分手!
 
爱情是什么?

当我再次回到多伦多的时候,已经是两个月后了。夏末的余热早已不复存在,叶子已经变红,变黄,变棕,然后飘飘落下,混合着地上存积的雨水慢慢腐败。踩在上面,烂叶子粘湿湿的挂在鞋底上,怎么甩也甩不掉,就像我之前的恶梦,再下飞机的那一刻,又开始在心里发作,也是甩不掉的。

我自己一个人拿着两个大箱子,慢慢拖着它们走在掉满叶子的小区里,找着门牌号,149号,就是这里了。我敲开了我好朋友的家门,她打门看到我的一瞬间,眼睛就红了,吸了吸鼻子,一只手帮我拿着行李,一只手拉着我,“快进来吧”她看到我后说的第一句话。

我的这个好朋友,她的父亲是个有钱人,这间房子是她父亲给钱买的,她和一个朋友住,现在又多了个我。这可能是谁都没想到的,2个多月前,别说是她了,就连我都是沉浸在幸福里,将要变成一个男人的妻子,有一个自己的家,虽然房子也是租的,但是暂时属于我们俩——变成夫妻的两个人。

可是爱情是什么?婚姻又是什么?给你婚姻就一定爱你吗?爱你也不一定非要结婚吧!当我知道这个道理,有点晚了,来不及了,决定放弃之后,到头来还是什么都没有。唯一可以原谅我的朋友,唯一可以去的地方,唯一还愿意给我温暖的人,也只有我的这个朋友了。

没有人同情我,一些认识我的人和朋友都认为是我的错,是我太任性了,都要结婚了,还搞出事情来。而我呢,是我愿意这样吗?我也想当个快快乐乐的新娘,我也想安安稳稳嫁个可靠的男人,可是他给不了我了,就算他给了我这个名分,也给不了他的心。他对我好,所有人都看得出来,连我自己都知道,但是这就代表爱情吗?这就意味着他爱我吗?太天真了,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,不仅仅是爱情,还有一种东西叫亲情,一种生活在一起两年的亲情!

已经是入冬了,但是天气还不冷,我有一些衣服还放在那个差点变成我老公的男人家里,我还没去拿。已经有5个月没见到他了,有点想他,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,又觉得自己傻了,从那天开始,我和他应该就是陌生人了,不能变成朋友。

一个天气不好的周末,我和我的好朋友去超市买菜,碰到了一个熟人。那人和他老婆,看到我之后一愣,寒暄了几句,很客气地话说,没有了以前那种嬉皮笑脸地互相打趣,然后匆匆告别。他们朝背着我的方向走,我还听到了他太太的一声叹息,看到了那个人微微地摇了两三下头,是因为我吧。他们是他的朋友!
 
爱情无输和赢

他的朋友很多都是不能谅解我的,有人劝我,有人骂我。而我,从来不反驳也不辩解,因为我不会让他们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,我不想让人同情或是认为我是弱者。

至今已经是半年多前的事情,那时候的我,幸福得就觉得全世界都为我笑,我的脸上天天挂着甜蜜的笑容,任同事看了我,都是喜上眉梢的感觉。是的,我是要结婚了,和一个相恋了两年的男朋友,那个我27岁才认识的男人。很多时候,我认为他本来就应该是我命中注定的人,为什么会让我到27才遇见他,真是遗憾呀。

很淡漠的一个男人,人长得也帅,个子高,他的淡漠让人觉得很有魅力。他比我大3岁,说话稳重,爱好广泛,会画画。他偶尔会抱怨自己只是个小程序员,淡淡地抽着烟,很忧郁的感觉,烟雾缭绕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他会歪着头看着我,那时,我会像小猫咪一样趴在他身上,很温柔地和他说:“没有工作也没关系,我有工作,我养着你。”然后他笑了,他抱着我说,那怎么行,俩个人都笑了,很幸福的画面。他用铅笔给我画素描,一边画着还一边说:“五官很漂亮”,于是我笑得更甜了。他画得很像,也看到他常常在电脑上画,用那种专门的画板和笔,我好奇,问他为什么会学计算机而不是美术什么的,他说,只会画简单的,怕没饭吃。我们俩笑过之后,我为他煮咖啡,在他身边看着,其实我还想问,他画的这个女孩儿是谁呀?

这个女孩儿,后来我才知道,是个女人,是别人的妻子,一个他很爱却不能在一起的人。他和这个女人青梅竹马,这个女人和老公一起来加拿大,所以他也下决心移民来了,前后和那女人分别了近2年。女人嫁得很早,大概22岁就结婚了吧,她还是个女孩子的时候,很喜欢他,可是他没当回事,于是女孩儿大学毕业后就嫁人了,变成了女人,从此走出了他的生命。很烂的戏码对吧,却发生了,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于是我也被搅了进来。

我发现他们的事情,已经是我快要结婚的时候了。我正准备着,告知了家长,通知了这边的朋友,租婚纱,布置那个新租的房子,人数不是很多,所以简单的酒席。还有给我们公证的牧师,举行仪式的公园,我的这个好朋友将成为我的伴娘,她的男朋友变成了伴郎。都差不多了吧,心情也很好,和所有准新娘一样,紧张着幸福着。还有我的父母和他的父母,都催着我们回去,回去要大办一场婚礼。

我和我的准伴娘上街去采购,意外发现准新郎的身影,更意外的是,旁边还有一个娇小的女人,一脸哀怨的表情,而他在哄着她,抱得很紧,还陪她买东西,一直在安慰她,我就跟随着,看了很久。我打电话的时候,他说去公司加班的,没想到,加到Mall里来了。我的心都凉了,那女人的脸,和他画的画,就是同一个人嘛,还骗我说是虚构的。谁会把虚构的人画得如此传神,只有在心底深深记住的人吧。

就在这一刻,我觉得我完了,幸福和甜蜜被打碎了。两年的感情彻底被否认了,输得一塌糊涂,可是谁又赢了呢?没人有吧,他,那女人,应该永远也不会在一起吧,不然怎么还会有我呢?
 
在婚礼上说分手

我问他了,他坦白了。这是第一次,我看见他低着头,眼里似乎还有泪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你在为谁?我的心很痛的,却还在听着,他说他们不会有结果,他和我也是认真的,时间,只需要时间,他会和她结束的。结婚后,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弥补这一切,这只是时间问题。

没时间了,这件事情发生离我们结婚只有一个星期。只有一个星期,我试着原谅,我一直在调整我自己,我不想放弃我们的感情,什么都不想,只想当个快乐的新娘。我对任何人都露出高兴的脸,甚至对他,我也想让事情从来没发生过,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已经很痛苦了,装的,那不是我自己。

天公作美的一天,还有点热,我穿着洁白的婚纱,在那个离Sunny brook不远的一个Garden,美丽的景色,鲜艳的花朵,还有一些结婚的新人,像个仙境。我一直在发呆,情绪不在状态,两只眼飘渺,我的伴娘一直安慰我,在劝我,都到了这地步就不能乱想了。我也点头答应她,看着她,很想哭,心里也很乱,没有一点幸福感,有的只是害怕和担心,还有我的失望,因为新郎根本没发现。

公证人让我们互相拿着戒指,嘴里说着誓词,他跟着学着,我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去了,心里是空的,什么都听不见。轮到我的时候,我还是那个呆样子,没听见,伴娘推推我,公证人又说了一遍,我看着公证人,又看着我的这个准老公,眼泪就流下来了。“不行”,我说出了这两个字。我没办法做到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我的幸福不是有时间就能改变的,他对我,从来就没有热烈过,我一早就知道,只是不明白而已,现在明白了,我们只能结束了。在现场的所有人都吓坏了,我走到公证人面前和他说了原因,他点点头就走了。结束了,什么都没了。

我走到这个差点变成我老公的男人面前,和他说了对不起。他哭了,我也哭了,可是能怪谁呢?也许是我觉悟地太晚了,怎么能挑这一天来说分手呢,可是我也是到了最后一秒,才知道我不能,也不行。我和现场所有来参加仪式的朋友说了对不起,我已经听到有他的朋友在骂我,我也看到了别人眼中的不谅解,可我不在乎了。

我请假回国了,走得很急,回国前,我住在好朋友家里,连门都不出。回国后,我妈看到我就哭,我爸在叹气,为我伤心,为我操心。他的母亲,原来喜欢和我讲电话,也再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。回国是为了治疗我的伤,我只能一个人静静地等待着伤口复原。没有人再提起那个婚礼,刻意的,不在我面前。

时间已经是我再回多伦多的5个月后了,天气冷了,我去了他家拿衣服。他开门时看着我没有表情,我看到他也只是觉得他有点憔悴。我们只是问对方过得好不好,没再问其它的。我收拾衣服,他在旁边看着,偶尔帮我一下忙,等我收拾好了,要走了,他才对我说,有事情就找他。我点头,踏出了这间我们一起布置的房子,有点留恋,可不属于我的,没有我的未来。
外面下起了雪,我回头再看那一眼,才发觉,此时此刻何止是物似人非。生活打乱了,还有被埋葬的爱情。
 
有时候,人的生活总是被突如其来变故搅乱,乱了步伐,乱了节奏,有可能还会继续按错的步子走下去。人生不是直线,感情也更是飘忽不定,愿意快刀斩乱麻,也许暂时是痛的,但是未必不是好的。

关键词:

关于本站 - 网站地图 - 版权声明 - 免责声明 - 在线发片 - 联系站长 - 站长统计
Powered by qibosoft V7.0 Code © 2003-10 qibosoft
Copyright@http://www.youknowne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